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生头条 > 正文

苏州阅读理解原作者仅得6分 测验原文王亚《清明》全文阅读

01-23 民生头条

  日前,在苏州高二年级语文统考中,有一道现代文阅读理解题难倒了大片子学生。考后,一名学生联系到作者——“我很好奇原作者做测验题时是什么感受。”该名学生为此还特意将20分的阅读理解标题拍照并发给了王亚。而率性的王亚也哈哈一笑,并随后将本人的答题发给对方。依照标准谜底评分标准,原作者王亚仅得6分,总分为20分。王亚表示“写文章和做题规则纷歧样”。

王亚《清明》原文:

  明是一杯绿茶。不是银针,是毛尖类,浅尝便一股子清气,再深啜一口,有韵了,缓的长,人慢慢走着一般,走得久了就大了老了,死了。所以,清明最能阅见人世,到这一日来看,都是清淡的有些余韵,或有回甘,或茶搁得多了略涩了些。要不干脆茶质糙些,无论何种水都经得住,倒更走得恒久。

  多年前,三联第一版杨绛先生新书《我们仨》,我每天泡一杯绿茶慢慢读,竟在大夏天读出了清明味道。“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”,先生一个人在家里行走七千步,寂寞也浅,思念也淡,天地也清阔,却能把你逼得心酸起来,一只手探入胸腔轻轻压挤似的,你的心滴滴答答成为了湿毛巾。可你看她那面庞,终是笑的。这是杨绛先生的味道,亦是清明的味道,没有不成收拾的忧愁。

  杨绛先生独自缓缓走了很久,经得了苦难,便活成为了人瑞。

  清明的味道是迂回而含蓄的,宜怀人。

  祖父结业于国立某师范学校,有着清癯的面容颀长的身材,一派出言不逊,实在有些民国范儿。他年轻时穿长袍和中山装留着大分头的照片更像,如今来看有了隔世的恍惚。

  祖父四十余岁便殁了三任妻子,也不再续弦,他老了以后笑说:“命硬,就不祸害人了。”他开油坊,挑桐油下广州,为躲兵役以私塾底子考入师范,而后一辈子教书,一个人养活一家九口人。在某个风雨如晦的时期,因为三清团、黎民党,以及几近成为民国时期某县政府官员的身份,被熬煎十余年。他只在老了以后被梦吓醒,仍旧笑:“我还以为又回到那十年。”笑的时候还庆幸地眨眨眼睛。

  自我有记忆起,祖父就已经老了,却不停到死仍旧是那副老样子。我像只小猫一样跟着他,白天跟他读书习字,夜里给他渥被脚。他的脚几乎盈尺长,睡觉时直挺挺抻着一动不动。手也是纤长的,一把抓住我的脚踝往被头那边扯。

  “小孩子睡觉不要蜷着,挺直了,以后做人也这样。”

  这是祖父在我不谙世事的心里种下的第一个因。

  五岁那年跟祖父去太原伯父家,半路在郑州转车,他去买票嘱我乖乖的在广场守行李。我便做着乖小孩,在旅行包上坐了,一等便是一个多小时。他买了票好不易从人群中挤出来,我已经趴在包上睡着了。我揉着惺忪的眼看他时,他一脸惊惧地紧紧抱着我,生怕我会从他怀里溜走似的。伯母不少年后还爱羞我,说在太原向祖父发脾气,大冬天的把一只棉鞋都扔到水缸里了,我不停打诨。无论我多执拗顽劣,祖父从未朝气过。

  祖父自然也有呵责时。夏天的正午,小伙陪偷偷来唤,我趁他午睡,溜了进来顶着大太阳疯跑疯玩。往往过不了半个小时,他便用手半遮额头摇着蒲扇来了。

  “女孩子不能做一个疯丫头,睡不着就回家读书!”嘴上虽诘责着,眼里却依旧温和。

  不记得几岁开始发蒙,父亲为我做了一块小黑板,祖父从退休后兼职的学校拿回来粉笔,我的小课堂就开课了。每一个字每一首诗词都是祖父教的,还教算术,还教绘画、书法,自然课则在野外进行。

  祖父本人习的是褚遂良,却让我习柳公权。他说,褚体妍丽,软塌塌的,不如柳体挺秀骨力遒劲。女孩学柳体好,行止都端庄。只是我这个乖小孩总私下要较劲,学过一阵之后便不肯再学,后来干脆改弦更张,颜、欧、赵都各个轮番练一阵。以至于终于四不像,也丢开不管了。行止端庄自然是丢不了,它是一种秉持,种进了我的神髓。

  我摇头晃脑跟着祖父读书背诗。李白、杜甫、苏轼、李清照成为了我儿时就熟知之人,刘姥姥进大观园唱“老刘食量大如牛”,唐敖食蹑空草朱草可负重、跃高,薛丁山娶了樊梨花……祖父像一个书袋子,每天掏出一些儿来给我慢慢咀嚼,反刍,再咀嚼,咽下。祖父教了一辈子书,我成为了他最后的关门弟子,将他的衣钵悉数接过来。是的,我的确接了衣钵,秉持了祖辈父辈的职业与性情,淡然地做着教书先生。亦是一层因果。

热点网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l282828.com/a/minshengtoutiao/2019/0123/147.html

博客主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随机文章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