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 > 正文

usdt手机钱包(www.caibao.it):携程二次上市隐忧:旅游业受挫严重,营收失速强敌环伺

02-25 科技

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文|AI财经社 张梦依

编辑|杨洁

中概股回港二次上市大军中可能又要新添一员。日前,据媒体报道,携程已在春节前夕向港交所提交了二次上市申请,保荐人为中金、高盛和摩根大通。携程对此回复称“不予置评”。

在春节假期竣事之后,携程也最先了一轮新的内部调整。2月22日晚间,携程CEO孙洁公布内部邮件称,经由管理层决议,即日起任命谭煜东为机票事业部CEO,方继勤为商旅事业部董事长,张勇为商旅事业部CEO,陈淡敏为财政副总。邮件还宣布,携程设立轮值制度,轮值期为一年,携程团体国际执行副总裁熊星担任首任轮值COO,卖力机票、旅店、商旅、IBU、手艺。

这意味着,走过21年历史的携程,正在最先谋求新的转变。

早在2019年终,携程就曾传出回港二次上市的听说。但之后随着疫情袭来,旅游业在2020年整体陷入一片凋敝,这件事也暂时不再被提起。财报显示,停止2020年9月,携程在2020年前三季度的亏损高达42.51亿元。而携程也同时还面临着飞猪等对手的强劲竞争,若何填补流量短板、抢夺下沉市场、保住高端市场要地,也成了携程不得不解决的难题。

现在,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正在削弱,携程开启赴港二次上市,是否能够为它带来新的破局?

携程回港

携程赴港二次上市的新闻,在业内撒播已久。早在2019年11月,就有媒体透露称,携程已启动回港第二次上市的设计,包罗携程CEO孙洁在内的携程高管已经见了不少香港的投行。2020年4月,又有新闻称,继阿里巴巴在香港二次上市后,港交所也在与携程、网易等公司洽谈二次上市事宜。到了今年1月,路透社旗下媒体IFR披露,携程设计在港二次上市,募资至少10亿美元,中金、高盛、摩根大通为其承销商。但对于被传香港上市的新闻,携程不予置评。

不止携程,在近期,包罗百度、B站、微博等多家公司都传出了即将赴港上市的新闻。在去年阿里、京东、网易等公司相继回港二次上市后,又一次中概股“回归潮”或许即将掀起。

国信证券的投资照料张权告诉AI财经社,自2020年以来,美国对中概股频频打压,去年5月20日,美国参议院通过法案划定,若外国发行人延续三年未曾知足美国民众公司会计监视委员会(PCAOB)对会计师事务所检查的要求,则将克制其证券在美国买卖;同月瑞幸又被曝出财政造假事宜,引发了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的信任危急,也为中概股们增加了买卖所羁系收紧的风险。因此,选择国际化水平高、准入门槛较低的香港市场二次上市,成为了中概股们一个不错的选择。同时,在互联网企业处于战略转型期的大靠山下,香港市场也为它们提供了稳健有力的二级市场融资服务

此前,已有阿里、京东、美团、小米等多家头部互联网企业在港上市。张权示意,这表明,这类科技型价值股成长性好,也能够获得较高估值和股价,“南向资金对这些互联网企业格外青睐,去年南向资金总流入有三成以上是流向了腾讯、美团和小米三家公司,携程选择在这一时段跑步进入港股市场,能够进一步提高市场吸引力,提升业绩和市场份额。”

而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逐渐削弱,也增加了携程选择在这个时间点上市的可能性。凭据携程财报,在2020年第一季度,携程的净营收为47亿元人民币,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53.53亿元。第二季度携程继续亏损4.76亿元。到了第三季度,携程单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4.6亿元,净利润为15.8亿元,实现了疫情以来首次盈利。

2020年上半年,受到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,携程股价从年头的36.97美元,跌至三四月份时的20-30美元。随着旅游业逐步苏醒,携程的股价也最先稳步提升,并在2020年下半年累计涨幅超50%。停止2021年2月22日美股收盘,携程股价为40美元/股,公司市值为235.37亿美元。

然则业绩的苏醒,并不意味着携程已经摆脱了危急。

第二次残酷大考

,

usdt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携程旅行网团体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,总部位于上海,于2003年12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。上市之后,携程先后参股或收购途牛、同城、艺龙、去哪儿等,组建起了一个“携程系”在线旅游帝国,奠基了自己行业领头羊的职位。

但近年以来,携程的营收已经逐渐展现疲态。携程财报显示,2016年-2019年,携程实现营收划分为192.4亿元、268亿元、309.6亿元、356.7亿元,虽然总体呈增进态势,但同比增速却逐年下滑,由2016年的76.6%降至2019年的15.18%。“随着流量盈利消逝,携程渗透率与增速遭遇瓶颈,主营营业增速放缓,携程同时面临来自同行业以及产业上游旅店、机票领域的双重压力,盈利能力受影响。”国泰君安证券曾注释称。

进入2020年以后,酒旅和航空业受到疫情打击,均一度陷入停摆期,主打在线旅游营业的携程也因此开起了业绩倒车。财报显示,2020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,携程营收划分同比暴跌了42.05%和63.65%,同期该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划分亏损53.53亿元和4.76亿元。

携程第三季度业绩有所回暖,但仍然难言乐观。第三季度,携程实现营收54.62亿元,但和前一年同期的营收相比近乎腰斩。停止2020年9月,携程前三财季的累计净亏损仍然有42.51亿元。此外,携程曾预计,第四季度营收将下滑37%-42%。

这并不是携程第一次遇到磨练。在2003年4月,受到非典发作影响,携程的营业额和订单量也曾在一夜间泛起了断崖式下跌。携程团体市场执行总裁章婷婷那时卖力携程市场互助,曾形容那时是“恐怖境遇,市场互助的业绩从不停上升的趋势中,顷刻间跌落到归零的田地”。与此同时,有关携程裁员、降薪的新闻层出不穷。

但非典很快就得到了控制。2003年6月,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排除对北京的旅游忠告,并将北京从疫情名单中排除。昔时炎天,旅游业迎来报复性反弹,携程也在年终顺遂上市。

但这一次,携程面临的磨练显然更为残酷。新冠疫情连续的时间要更长,影响区域也更大,而且现在旅游相关行业的恢复速率还远不及预期。加之宏观经济下滑等因素的影响,携程的远景仍然面临诸多不确定性。

兴业证券也在一份研报中示意,2020年12月后,天下疫情有所频频。凭据研报剖析,从行业整体情形看,2021年1月天下交通客运量下挫显著,较2019年水平或下降三成;在住宿方面,预订量跌近三成,这将导致2021年第一季度天下旅店RevPar(平均客房收益)或较疫情前水平下降近四成。加之天下各地提倡就地过年、削减春运期间职员流动、多地旅游景点关闭,行业整体承压,兴业证券因此下调了携程Q1收入预期至40亿元,Non-GAAP 谋划利润预期为-5.4 亿元。

下沉市场难题

携程团结创始人梁建章曾在携程第一届全球旅店互助伙伴峰会上说:“旅店营业,是携程生长到现在最主要的营业之一,也是携程引领市场的基础之一。”但现在在各路强敌的强势进攻陷,携程旅店营业的市场份额和用户数量正在不停被挤压。

一位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示意,在去年全球疫情的大靠山下,低星级旅店的恢复速率快于高星级旅店,国际酒旅营业险些清零,这也使得主打高星级旅店的携程面临亘古未有的挑战。

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,在线旅店的用户正在日益年轻化。Trustdata大数据公布的《2019-2020年中国在线旅店预订行业生长剖析讲述》显示,30岁以下用户在在线旅店整体用户中的占比已经由半,其中,00后用户占比已经到达10%。而在00后和90后群体中,飞猪品牌受到青睐,占比为51.8%;而使用携程的年轻用户占比仅为46.3%,并不占显著优势。

对此,网经社电商剖析师陈礼腾向AI财经社示意,携程在高星旅店营业中的优势较为显著,其主要目的人群为有较高消费能力的中年人。但他同时以为,现在年轻消费者的潜力在不停被挖掘,组成历久利好,因此携程在守住高星旅店的同时也必须要加强重视中低旅店的市场,以及年轻一代的消费潜力。

为了应对竞争对手在低端市场的进攻,2015年携程并购去哪儿后,将中低端市场划分给去哪儿,以加速获取下沉市场的份额,而携程主要整合去哪儿的高星级旅店资源。不外,从市场份额看,现在去哪儿在在线旅店预订行业的订单占比仅为6.1%,效果并不理想。

强敌环伺之下,携程能否填补下沉市场和流量的短板,已经成为在线旅游行业未来的看点之一。

热点网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l282828.com

博客主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随机文章